有人向我反馈了一个bug

二北子 发布于 1971-08-05 13:07

//我是一个前端开发者,但我想这个故事对任何开发者都会引起共鸣的

有人向你反馈了一个 bug。 “26 楼会议室的灯亮着。它需要被熄灭。”bug 的备注里写道“你应该能在 5 分钟内搞定,只要按一下开关就好了。“ 你去了 26 楼的会议室。灯的确亮着,但房间里没有灯的开关。

所以,你准备安装一个。但设计师说,它会破坏房间的美感。另外,墙壁是混凝土。你需要合适的工具才能安装开关。但是,没有人会批准购买这些工具。如果没有合适的工具,安装开关将需要两天。他们希望你现在就能把灯关上,因为他们害怕 CEO 可能心血来潮决定去 26 楼逛逛,并恰好路过了会议室,问为什么灯是亮着的。

现在你不断地收到邮件,询问为什么会议室的灯还是亮着的。现在你不得不群发一封邮件说明情况,几人开始了一个恐慌的电子邮件链。

你知道,如果你期待着问题能够被邮件讨论解决(而不实际做点什么),这个问题永远也不会得到修复。bug 系统里,这个 bug 归你处理,而且它的最后期限就是今天。如果问题没有解决,会有麻烦的是你。所以,你设法进到了 26 楼走廊的天花板里,找到了会议室灯的电线,一刀切断。问题解决了。

为了平息在电子邮件链里的恐慌,你(再次群发邮件)说明了你是如何解决问题的。

邮箱安静了一阵。当它再次响个不停的时候,每个人都在担心,现在会议室的灯无法开启和关闭。如果 CEO 想在那里开会怎么办?因此,他们要求你“把灯的电线牵引到地下室去”。当有人需要开关灯时,他们会通知你到地下室去,连接或断开电线。

你抗议这个荒谬的解决方案。你的上司说,“是的,我知道这不理想。但它是现在唯一的解决方案。“

这时,你面临着选择。你可以照着他们说的做,或者辞职以示抗议,另谋高就。但你知道,一旦你开始了新的工作,新的他们很可能也会要求你做这么白痴的事,如果不是更白痴的话。

你把 26 楼的电线牵引到了地下室。当你进入地下室后,发现已经有几十条电线挂在墙上,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,也知道了这个白痴想法是从哪来的。你调整好了电线,尽人事地贴上标记,默默地向下一个可能处理它的哥们道歉。

终于,你回到了你的办公桌,你收到了一个新的 report。 QA 重新开启了 bug。bug 描述里说“房间还是亮着。”

你回到 26 楼的会议室。灯是灭着的。你返回办公桌前,关闭了 bug,注明你已经亲自检查过了。

QA 再次重新开启了 bug。“房间还亮着”bug 描述里坚持。再次亲眼确认灯泡灭着后,你将情况汇报给了上司。他建议你去地下室检查电线。你抗议说你正直盯盯地看着灯,它就是灭着的。 “我知道,但去检查一下。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告诉 QA 你确认了所有流程。”

你叹了口气,前往地下室。果然,电线没有连接,切口两端都好好地被包裹着。它们不可能以任何你能理解的方式导电。

你向 QA 反馈,你检查了电线,它们没有连接着,你正看着灯泡,它是熄灭的。

“我不是指灯泡,”QA 说。 “bug 里描述的是房间里的光。房间现在仍然不够暗。你应该拉下百叶窗。“
你回应说百叶窗不归你管,bug 描述的是灯光。

QA 不相信你,发出一组电子邮件,询问 bug 是否包含百叶窗拉下的问题。

你很是等待了一会,邮箱又一次响起了。

“从理论上说,”他们问,“如果光太亮或太暗的话,在 26 楼会议室开会的人能自由拉上或拉下百叶窗吗?”

是的,他们可以,你回复。 “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做到吗?他们就不需要你做了吗?“是的,任何普通人。不,他们不会需要你。任何人都可以做到这一点。 “太好了。那么,灯光问题暂时到此为止。我会安排如何处理百叶窗的会议。“

bug 被关闭了。现在,CEO,可能从所有关于 26 楼会议室的讨论中感觉到了什么,希望在那里开会。你收到了几封希望开灯的惊慌失措的邮件。

你去了地下室,连上电线,并返回办公桌。你的收件箱多了 32 个新的消息。 “出问题了-灯还是熄灭的!”“有个问题-没有灯光!” “你收到我们发的邮件了吗?等等等等。

第 32 封邮件说道:“没事-灯亮了。”

这个(指 32 封邮件)过程,或多或少地,在开关灯时反复发生。

如果要说有什么好消息的话,那就是在会议结束后,大家甚至都忘记了 26 楼有个会议室,你也不需要对它做任何处理。

回复:

Fo #1

深有体会

要回复楼主请先登录注册